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高官批金融战阴谋论不搞无谓争论中国没垮反遭

2019年02月03日 栏目:法律

高官批金融战阴谋论:不搞无谓争论中国没垮反而越强大从中国情绪到中国精神有自尊心也有平常心,有尊严也讲理性;超越了情绪,中国精神才能真

  高官批金融战阴谋论:不搞无谓争论中国没垮反而越强大

  从中国情绪到中国精神

  有自尊心也有平常心,有尊严也讲理性;超越了情绪,中国精神才能真正崛起

  橡子

  越是岁末年初的寒冷季节,人们越是会聚在一起,用思想交流的热度回应风霜冰雪的温度。

  从2010年12月到2011年1月,财经在京沪两地举办了几场高端论坛。但不对外的研讨和餐桌上的争鸣,其实更令人回味。

  作为这些餐会的亲历者,感到有与读者分享,不仅因为发言者或是现任或曾任中国财经领域的部长、副部长(级),有权威性;更重要的,这些观点折射出开放与转型时期中国问题的复杂性,发人深省,又让人充满希望。

  中国情绪,“要少一些火药味”

  北京,2010年12月11日,财经年度金融图书品赏会。一位有学者背景的财经官员致辞

高官批金融战阴谋论不搞无谓争论中国没垮反遭

  “很希望在媒体和络的空间里,少一些火药味,少一些斗争气息。”他的开场白。

  “不斗则退,不斗则垮,不斗则修。这是我们历史上,‘文革’那段时期的斗争哲学。1978年,小平同志搞改革开放,‘不争论’,不搞无谓争论,我们垮了吗?没有。中国一直在发展,越来越强大。现在,我们有很多方面要和国际打交道,很多问题要研究,要理性,要有逻辑地讨论,不要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又来‘斗争哲学’。”

  “也许改变这种情绪很难,我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的点点滴滴的工作中,在和国际打交道的过程中,心平气和,摆找不到活着的理由比找到死的理由要难得多事实讲道理,让他们更了解我们,知道中国是有文化的、文明的、可信赖的。”

  致辞所指是清楚的。近年来,在涉及对外开放和对外交往的经济、金融、产业领域,公共话语空间弥漫着“阴谋论”、“贱卖论”、“战争论”、“国民待遇歧视论”等气息;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声讨,波及到不少经济学家、财经官员和金融机构,怀疑和指责他们“挟洋自重”、“讨好国外洋主子”、“里通外国”、“损害喷绘灯中国利益”,也不鲜见。

  怎么看待全球化,怎么看待WTO,怎么看待国际游戏规则?“一种思维方式是‘阴谋论’,另一种思维方式是互利共赢、共同发展。应该说,‘阴谋论’是一个很有市场的看法,如果你要写一本‘阴谋论’的书,它的销量会很大,你要写一本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书可能会卖不出去,但这确实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在2010年陆家嘴[17.301.05%]论坛上,一位财经官员如是说。

  在他看来,全球化、贸易自由化,继续改革开放和引进外国的先进理念、制度和方法,坚持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致力于加强国际合作、维护良好的国际环境,这都是对中国有利的。增加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对中国也是有利的,但是,“我们需要大量的人才应对这个局面。很多国际组织都希望中国人能担任专门小组、技术小组、提出方案小组的牵头人,牵头人可以协调各国意见,拿出方案。问题是,我们有多少的人才,能够在国际游戏规则的制定中,平等讨论,拿出自己宴会餐桌的见解?”

  不过,在络为代表的话语空间,上述这些观念似乎得不到什么掌声。“对‘金融战’与‘阴谋论’视而不见,主流经济学家在为虎作伥。”一位颇有影响的作家断言,而类似这种声音,上往往叫好一片。

  这些争论蔓延到几乎所有财经领域,从汇率变化到外储运用,从知识产权到外资并购,从转基因粮食到铁矿石谈判,从观点争鸣到道德批判。

  忽视民间话语的诉求,或视之为“歪理”,就会忽略这些诉求背后的某种历史合理性。本报2009年1月发表的社论《美国危机的必然与中国财经界的使命》,倡导“既开放包容又自尊自强的新精神”,提出“中国必须始终坚持在全球视野中,以足够开放和兼容的态度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但是,新一个30年,我们一定要从‘被动接受’迈向‘主动参与’了”,就是对上述民间情绪的一种回应。

  然而,问题的另一面是,情绪不能解决问题,过度的情绪会把问题复杂化,甚至导致问题无解。经济活动的变量众多,特别是涉及到国际市场,没有“有利无弊”的答案,理性的选择是,在利弊之间、长期短期之间权衡,朝着长期向好的方向努力。

  在财经的北京餐会上,财经官员的致辞之所以得到共鸣,其实反映出知识精英们对当下一些问题上,情绪泛滥、非理性判断流行的忧虑。

  “一个人在论述科学的时候,很可能是少数派,很可能是不得人心的,很可能是不迎合大众口味的,但这并不能够否定科学。我想慢慢受众会越来越大。”精英的声音有些孤独,但其对理性的坚持,弥足珍贵。

  “处于当今全球化时代,对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对于中国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关系,中国人的理性心态应该像陈寅恪所说,‘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达到费孝通推许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境界也许失败。”这是知名文史学者虞云国近一篇文章方管架子的观点。他指出,目前,中国正在走出近两百年来的梦魇与低谷,尤其应该警惕中国中心论与中华文化优越论穿上偏执狂热的华衮卷土重来。

  北京餐会给的启示是,中国国力的上升,必然带来中国情绪的高涨。然而,如果这种情绪充满了火药味,它并不能升华为精神。理性、科学、平和的心态,对中国,过去需要,今天需要,明天也需要。

浙江固定电话
青岛面膜面膜粉
莆田书签价格